登录|注册
倡导自由包容方能成就创新之谷
发布时间:2017-01-10  来源:  浏览量:347

    昨日,光谷新世界写字楼5楼,光谷最具前瞻力企业的8位少壮派创业者齐聚这里,他们研究的智能驾驶、机器人、北斗技术、移动智能安全技术,与硅谷同步,逐全球前沿。

    据了解,这是东湖高新区今年首场政策众筹线下活动。

    在热烈的讨论中,大家认为,硅谷对光谷最大的借鉴意义在于:倡导自由包容的文化,用“软环境”最大限度地吸引全球人才,方能成就创新之谷。

    自由包容的创业文化塑造硅谷

    8位企业家除一位60后和一位90后,全都为70后、80后,包括担纲主持的东湖高新区管委会科创局相关负责人在内,10位与皮埃罗·斯加鲁菲对话的光谷人,3位去过硅谷。

    珞珈德毅董事长杨治国认为,硅谷最早聚集的不是高科技企业,而是一批艺术家。因为偏僻、政府监管不严,包容性和自由的氛围比较浓厚,交不起重税、没有启动资金的企业家开始聚集。

    光谷有相似处。在光谷深耕13年的依迅北斗董事长付诚说,本次对话举办地——光谷新世界大厦,13年前还是一片菜地。依迅北斗致力于卫星导航定位、汽车电子、车载定位终端及服务中心软件的研发、生产与销售,去年这家企业在硅谷建立了分支机构。

    深读《硅谷百年史》4遍的付诚,多次去过硅谷,他认为光谷与硅谷核心差异在意识观念,比起“政策支持”,光谷企业家更缺“创业的信仰”。他现场向斯加鲁菲发问:商业模式和政府关系如何平衡?

    斯加鲁菲说,推特和脸谱诞生后,改变了2000年前政府主导的局面,尽管仍有政府监管力量在规范企业的创新活动,但在湾区,大家遵循的社会传统让所有人共同克服科技带来的负面影响,如果硅谷的科技产生了负面影响,会有成千上万的人对着那个人砸石头。

    光谷要打造人才引进的“黑洞”

    “硅谷地区交通很有序,但我不会用谷歌汽车,因为它慢且傻,如果谷歌汽车开到北京恐怕寸步难行”,斯加鲁菲此话一出,全场哄笑,接下来的话却发人深思:“智能汽车要有序工作,更重要的不是智能程度,而是我们为它们创造环境,人们总是高估机器人,却低估基础设施的建设,而情况应恰恰相反。”

    斯加鲁菲不断强调“软环境”。他说,硅谷的成功很大程度并非完全由政府推动,而是一群有创新思维、创新意识的年轻人想要开创自己的生活,“整个湾区的社会背景促成硅谷成功,你们知道吗?斯坦福大学里最优秀的学生来自中国,谢谢你们将中国最顶尖的年轻人送到了硅谷”。

    而光谷不缺年轻的创业者,掀起行为验证技术革命的极意网络,吸引了成千上万人追逐它创造的潮流——手机锁屏滑块,用户用鼠标或触摸屏拖动滑块至指定位置即完成验证。它的创始人吴渊是位85后,昨日到场的该企业技术总监陈晨出生于1993年。他说,极意网络改变人们的行为模式,起因却很简单:“我们讨厌这个东西(传统验证方式),就要改变它。”

    飔拓科技董事长李成华认为,像这样创造潮流的创业家太少,“真正的创业由一群伟大的创业家驱动”。武汉光庭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罗跃军现场疾呼,武汉在地理信息大数据方面缺乏标杆性企业,更缺高端人才。珞珈德毅董事长杨治国深表赞同,目前光谷企业里更多的是人员而不是人才。与硅谷一样,光谷智力密集型企业扎堆,但要比肩硅谷,光谷要把人员变成人才,“人才决定了两个区域的成败,也决定了两个区域企业的成败”。

    东湖高新区科创局相关负责人认为,人才是创造双创生态的重要一环,“硅谷的成功离不开一群有激情有智慧有信念的人士”。中国人工智能学会常务理事、智能机器人专业委员会主任,华中科技大学自动化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黄心汉认为,光谷同样要打造人才引进的“黑洞”。

   347